• kanhong

    2012-08-13

     

    记得好像是01年初的时候,生活上遇到很大的困难,就差没上精神病院求救了。而那时候跟她完全不熟,八竿子打不着,只知道她在隔壁那一栋办公。一天下午,我愣生生地就闯进她的办公室,对她说,我感觉我快死了,我要和人说说……”

    后来又过了一年多吧,我突然想起她,也是愣生生地就打电话给她,我正要说我是谁谁谁,她就说,你是***吧。天啊,我当时就惊了,我们这辈子也就只谈过这两次话。她在电话里鼓励我,说她在一次**里看到我,说她很欣赏我那天的表现,说她相信我会越来越好。

    这一晃又十年了,陡然想起她。网上搜来搜去,竟只剩一些激光美容的广告贴。

    她当年似乎没有照片里那么瘦啊。希望她一切顺利,在哪儿都不容易。

     

  • f

    2012-06-21

    每件事情都是到最后一刻才弄好,常常就是最后一天。这种状态很不好。

    烦也没有办法,有火发不出。说不出的疲劳。

    ……

    同学要写d***d lewis传,他就做在我斜对面,不喝咖啡,我也没有准备可乐。我认真的听了半天,觉得有意思,虽然和我没什么关系。

    cape,很贵,本来不想进去的。结果被僵在那里。

    一本旧书,7欧,翻了几页。

    park le gale,很小一公园,出来沿路经过一家hotel,伊说看样子像旧时的妓院。

    西班牙餐厅,37,Gerard。不想交谈,除了总是找不到合适的词,一再就那些破事纠缠不清太累人了。

    ……

    除此之外,看了一点逻辑,和anne的书,虽然都是些大线条扯来扯去,对我来说总是有用的,带着一些既定的框架结构去读就行了,机械一点也不错。

    想和豆浆。

    我不想退出来想很多事情,

     

  • 不愿意读法语文献,读得太慢,

    中午读个10来页,一下午头都是痛的。

    讨厌那些没完没了的修辞,碰到一个搞不清楚的词组,停下来再继续,真伤神。

  • 2012-06-06

    这一两年来,我很少回忆。

   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    有些时候,一些回忆是你主动地、“使劲地”去搜寻,有时候,是一些过去的场景自然地浮现。

    这一两年来,不论是那一种,都很少。

    刚才,正看书来着,突然想起小时候常常经过的一座花房。也很难说是我想起它,还是它想起了我。

    那花房里开满了花,还有一个小玻璃房,里面藏着一些精贵的植物。

    因为下着雨,不近不远地望过去,全是银灰色的,却异常清晰,甚至透明。

    我不想玩什么小情调,但我很享受那么短短的半分来钟的安逸。

    当我想到,我曾经一双小脚小手,住在那儿,经过那儿,我就蛮高兴。

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一边说着上面的话,我一边想到了好些人,leng,xieyi,baba,mama,blue,qingyan,sxitang, yangjuying, waipo, 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是怎么想到他们的呢。

     

  • ssdfa

    2012-05-12

    遇见那个女人时
    他只有18岁
    除了一条年轻的身体
    他就是一张白纸

    这时候
    这样的爱
    是一种暴殄天物
    他每天都惊叹生命的奇妙

    他的生活已经完全崩溃了
    但他一点也不知道
    恰恰
    这就是一切开始的地方

  • yongling,

    我想,现在小菲应该已经到上海了,你们终于又在一起了。长峰一村。

    你总算有个又大又宽的肩膀可以靠一靠了。
    希望你们的婚事和相关的各种手续都能顺利办妥,也算了一桩2012年的大事。

    我这边快递已经收到了。不过,有个小插曲,他们没找到我现在的地址,是我自己打电话去投递所拿的。所以你看,好事就是多磨。你也是,耐心是特别难得的品质,但是当我们遇到那么多不顺的事情都攒到一块儿的时候,耐心就不容易有了。希望你和小菲能快乐的度过在上海的这段时间。

    不知道怎么的,这次回来巴黎之后,竟然有些思乡了。我的故乡本不在上海,大学毕业才去的,但这竟是头一回,会想念上海。这次在上海的短暂逗留,我对上海倒颇有微词,最后却还是想念得狠。人心真是很难讲清楚的。或许我在巴黎始终没有一种接着地气的感觉吧……

    想念你的笑脸,希望你们开心

    xiyin
  • 我想

    2012-04-13

    窗外那棵树上
    长出了细细嫩嫩的叶子
    很软 很轻 我想
    奇怪,去年这时候我尽没有留意过它们

    更远处,那个丁字路口
    是一幢红砖小房
    阳台上
    偶尔出现一位老者
    很老 某人的遗孀 我想
    给花儿撒上些水后
    转头就缩回小窗里

    下面,是一条没有惊动过任何人的小街
    我和我还未成形的所有想象
    将成为或已经成为记忆的一部分 我想

     

  • 3

    2012-03-31

    Tag:

    你滔滔不绝
    从这里讲到那里
    又从那里讲回这里
    我很想扇你一嘴巴
    你只会狡辩
    你只知道什么是美的
    不知道什么是好的

    而我,我想去把衣服洗了
    然后对你坦白
    然后忏悔

  • 2

    2012-03-31

    我是一首诗
    因为,且仅仅因为
    我是缓慢的

  • 我准备给你的
    是我的一生
    我以为这会是一件很诗意的事情

    但是,现在
    我却一个人在房间里流眼泪
    而且我知道
    随便一个人就可以跑过来对我说
    这就是生活

  • sadfasdgggf

    2011-10-14

    我感到,我很对不起我的朋友们。每次拿起电话,或者写email给你们的时候,我都没有说什么开心的事情。f

    而你们还是那么爱我。我无地自容。

  • 时间对我们毫不偏爱,但我们相爱。

  • sdfasdfasd

    2011-09-30

    时间没有脚,也没有轮子,所以你没法真切地感受它的离去。甚至当我们说它离去的时候,已经动用了隐喻的修辞手法了。我们说,时间,它走了,仿佛时间长了脚;说它疾驰而过,仿佛它被安上了轮子;说它流逝了,仿佛它像水一样免疫了摩擦力顺应势能而动。这些,都是时间投射在空间里的影子,当然了,“投”和“射”本身已经极具空间相像了。

    和空间的那种可直观想象从而似乎有过程可言相比,纯粹的时间本身是没有过程的。如果可以用一些词去接近它,我愿意选择没有过程暗示的词,比如“突然”。一道伤口突然就被撕开了,这是时间。不辞而别,转头望去只有一扇半掩的门,悄无声息,这是时间。纯粹的时间,是陡然的,是猝不及防的。

    那些所有你不懂的事情,那些你感觉不到的,或者感觉到了也理解不了的,就是时间。

  • 就这样

    2011-08-30

    我要喝酒。昨天喝过了。很好。今天还要喝。就这样。

  • mama

    2011-08-25

    你是在今天走的。是下午。你走掉的时候,我们都不知道。

    我们的对话,很早就结束了。但我总也没有冷静下来,我还是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,有一些事情想要和你商量,或者,我只是坐在你对面、身旁,摸一下你的手指头,感觉一下你的身体和它的温度,从而感觉到事情并非只是降临到我一个人头上。

    我并不认识我身处其中的城市。整日整日地,我都在整理行装。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,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。书桌、床铺、卫生间、一扇窗户和几盏灯火并不构成一个居所,更不是一个家。

    可问题仍然是,我不知道怎么对你说。我总是处在一种没有准备好的状态。事情,它只是发生,一直发生,我甚至还来不及把它们“讲”成一件件事情,它们就失去了可供叙述的轮廓。在可感觉和可表达之间,仿佛有一条幽深的沟壑,我就身处其中。